雨山区新闻网官方网站
法律在线

快手“刘姥姥”为患病女儿直播“卖唱”:我的坎坷,有

时间:2020-06-30 07:1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 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女儿说:“我不能给妈妈捶肩、捏腿,甚至连吃饭、睡觉、上厕所都需要妈妈帮助,是我拖累了她。” 妈妈说:“没钱给女儿治病,让她变成现在这样,是我这辈子最愧疚的事。” “人这一生啊,就一堆堆坎坷,不做寂寞的奴隶,不做孤独的鬼……”每晚在“刘姥姥唱歌

  女儿说:“我不能给妈妈捶肩、捏腿,甚至连吃饭、睡觉、上厕所都需要妈妈帮助,是我拖累了她。”

  妈妈说:“没钱给女儿治病,让她变成现在这样,是我这辈子最愧疚的事。”

  “人这一生啊,就一堆堆坎坷,不做寂寞的奴隶,不做孤独的鬼……”每晚在“刘姥姥唱歌”(快手ID:1102356261)直播间,会准时响起老奶奶略带苍老的歌喉。

  这是一个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故事。

  女儿李继南,山东济南人,1985年出生,8岁时患上类风湿关节炎。发病时全身关节疼痛难忍,但因家中拮据,前期耽误了治疗,导致李继南全身关节变形,生活无法自理。

  李继南患病后,母亲刘玉镇一直陪在身边照顾,但也因此无法外出工作赚钱,家里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。为了生计,从2015年开始,母女俩开始了街头卖唱之路。

  李继南说:“我妈以前不会唱歌,但心疼我一个人唱歌太辛苦,她后来也开始和我一起唱。”为了女儿,当妈的什么都愿意做。

  如今,母女俩都在快手开通了账号:“刘姥姥唱歌”(快手ID:1102356261),“小四轮~天娇”(快手ID:524872477)。过往的辛酸、无奈,以及现在对生活的新希望,都通过直播间和短视频,向老铁们娓娓道来。

  女儿患上“富人病”

  对于李继南而言,命运似乎是残酷的。1993年,李继南8岁,本是一个小姑娘最活泼可爱的年纪,却因身体关节疼痛,被查出患有类风湿关节炎。

  起初,李继南只是手脚小关节的游走性疼痛,一家人都以为是小毛病,忍一忍就过去了,并没有过多关注。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,李继南全身多个关节出现疼痛症状,“这时我们才意识到不对劲,赶紧带孩子去医院检查。”母亲刘玉镇说。

  类风湿关节炎,又被称作不死的癌症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根治的方法,只能依靠药物来控制病情发展。得知女儿检查结果后,李继南的父母开始拼命挣钱,也跟身边的亲戚朋友借钱给女儿治病。

  治疗一个疗程就要上万元花销的“富人病”,久而久之让这个以务农为生的家庭无力承担。无奈之下,李继南的治疗被暂时搁置。

  母亲刘玉镇也曾尝试过各种方法。一次,她听说有一种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特效药,药效不错就是价格有点高。生怕错过好机会,来不及顾虑太多,刘玉镇不顾家人的反对,抱着年幼的李继南离家筹集买药钱。

  寄希望于好心人的帮助,母女俩在外面流浪了一周,只筹到了200多块钱。“我也能理解,毕竟无凭无据,人家凭什么相信我们,又为什么要帮我们呢?”最后,因女儿开始发烧、头痛,再加上全身疼痛,母女俩只得作罢回家。

  从1993年到1997年,4年时间,李继南的身体状况逐渐恶化。从一开始的手脚小关节疼痛发展到全身变形、肿痛。“发病时浑身疼得睡不着,哪怕身体保持不动,也疼得要命。实在撑不住就多吃几片止痛药。吃了这么多年,现在也不是很管用了。”

  不见好转的病情,家中巨大的经济压力,生活的重担并没有随时间流逝有所减轻。2010年,在李继南患病的第17年,她的父亲选择了离开。

  为女“开嗓”

  “哪怕遇到再多的困难,生活依然要继续。”为了分担母亲的压力,李继南最初盘算着去家附近的旅游景点,卖些帽子、风车等小物件贴补家用。

  将几根木杆钉在一起,安装到自己的轮椅上,木杆上挂满各种颜色和款式的草帽、花灯、阳伞等,李继南就开着这辆自己设计的可移动货架车,在景点门口经营起了她的小生意。“我挺喜欢卖东西的,有一种当小老板的感觉,还蛮神气的。”

  但李继南这个老板当得并不如意。“过年过节景区人多时,生意还好,平常日子没什么人,东西也卖不出去。”景点卖货生意分淡旺季,不稳定且微薄的收入很难维持母女俩的日常生活。

  “我行动不便,像上货、安货架这样的事,都得我妈帮我”但母亲刘玉镇的年龄越来越大,腰间盘滑脱、骨质增生等身体问题,也没有办法干太多重活。

  “要不试试去街头唱歌呢?”有朋友建议母女俩。“说实话,一开始是抗拒的,很不想以这种方式赚钱,但实在没办法了。”母女俩纠结了很久,最后决定试试。每天中午,刘玉镇把李继南推到街上,帮女儿弄好设备后,刘玉镇就在旁边陪着。

  “以前爱听歌,但从来不唱”,走上街头,拿起话筒在许多人面前唱,“压力还是有的”。然而,街头唱歌的困难远不止这些。有些人会对母女俩的身份表示怀疑,更有甚者觉得刘玉镇在利用自己的女儿赚钱。“没办法,只能假装听不见,硬着头皮唱。”

  每天在街头一唱就是七八个小时,也让李继南的身体有些吃不消。“一天下来嗓子又疼又哑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”“要不算了吧?”看着女儿这么辛苦,刘玉镇开始想要放弃。但一时间又找不到更好的办法,只能坚持。

  “我也开始学唱歌吧,你累了我就替你唱”,刘玉镇萌生了学唱歌的想法,对于她而言,唱歌是件陌生的事,更何况一下子就要唱给很多人听。“我妈她以前基本没唱过歌”但只练了几天,刘玉镇就在街上开口唱了首《母亲》。

  父母疼爱儿女的方式有千万种,而刘玉镇选择了替女“卖唱”的方式。

  《隐形的翅膀》、《闯天涯》......这些都是李继南爱听的歌,但她在街头演唱时,并没有觉得开心。对于她和母亲刘玉镇而言,街头唱歌并非是展示才艺,只是一种谋生方式。演唱过后得到的不过是1毛、5毛、1元垒成的一把零钱。

  这些辛苦钱,母女俩也不舍得花。“得攒着,等姑娘实在疼得不行了,就去医院打几支止痛针”,刘玉镇说。

  在街头演唱的五年多时间里,李继南母女俩也遇见过好心人。一次,母女俩在大排档门口唱歌时,遇到一位因崴伤脚坐在轮椅上的大哥。“我只是坐了一个月的轮椅,就已经很难受了,你该怎么熬啊。”或许是对李继南的遭遇感同深受,大哥把身上的六七百块钱现金都塞给了李继南。

  老铁温情相伴

  街头唱歌时,李继南发现有很多人都用快手拍视频。“没想太多,给谁唱都是唱”,2017年10月,李继南发了第一条快手视频。“生活以痛吻我,我却报之以歌”,李继南在快手主页上,写下了这句话。经历了生活中的苦难,李继南母女依旧乐观生活。

  开通快手后,李继南在街头唱歌时也会开直播,她们的日常生活也会拍成视频上传到快手。时间长了,越来越多老铁先是通过视频了解母女俩的真实情况,慢慢地直播间人数也多了不少。令李继南惊喜的是,直播间几乎没有质疑声,即使是初来乍到也都会送上祝福或鼓励。

  对于母女俩而言,老铁们的到来,让她们的街头唱歌有了新的意义。李继南说:“我觉得快手老铁就是最懂我们的人,干脆我们就唱给更多老铁听。”

  母女俩的歌声也许并不那么动听,但老铁们的支持是对她们最好的答谢。2019年,母亲刘玉镇也开通了自己的快手账号,从不会唱到爱唱,刘玉镇在快手唱出了25.3W“铁粉”,95个快手作品,饱含更多生活的希望。

  老铁们也会在直播间给母女俩刷礼物,有人说,可能帮不了太大的忙,但至少能帮她缓解下疼痛。现在,李继南实在忍受不了疼痛时,就会去医院住几天院,打几针益赛普。“一针要1000多块钱,攒的钱都用来去医院‘高消费’了。”李继南爱开玩笑,她说:“已经习惯了的生活,没有太多感觉了。”

  经常有同城的老铁,特意跑到家里看李继南母女。还有个热心大哥,知道李继南要去医院治疗,驱车300多公里来接送李继南。“说实话,我们母女俩以前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的关爱,这些素未相识的人却给了我们亲人般的温暖。”

  “姑娘,你要加油,生活在一天天变好”“母爱真伟大”“一直关注你们母女俩,很有感触,为你们的乐观点赞”……现在对于母女俩来说,最大的难题是:未来该由谁照顾李继南?母亲刘玉镇今年已经65岁,年纪越来越大,身体也不如从前。

  “做最坏的打算,努力向最好的方向发展,做自己该做的事。”李继南母女俩的人生信条,让她们决定直面困难。母女俩的“卖唱”生活仍在继续,但与以往不同的是,她们现在拥有了数十万老铁的陪伴。日子越过越好,这是母女俩的希望,也是老铁们的愿望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
标签:

Power by DedeCms